当前位置:主页 > 教学科研 >
详细内容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8-12 11:16  点击次数:

康宁开始了统治智能手机之路


  蔚来汽车称,其一次换电可在3分钟内完成。至2020年,蔚来汽车计划在全国建设1100个换电站。实际上换电并非蔚来首创,特斯拉也有类似方案,但最终因为成本过高而未普及。行业分析人士表示,达到与加油站一样普及率的换电站,需要千亿级资本推动,依靠一家企业难以做到,因此落地难度极大,比较像一个“噱头”。电动汽车初创公司的小鹏汽车宣布获得40亿元B+轮融资,公司估值近250亿元。这又是一起互联网电动车企的大额融资。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以前觉得别人做车需要100亿元太夸张,后来自己做车才知道200亿元都不够花。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也曾经说过,“200亿元是造车的门槛,没有200亿元的资金准备就别想进来。”
 
  作为互联网电动车企领域的明星企业,媒体曝出的一份蔚来汽车2017年9月的融资文件显示,蔚来汽车总融资已经超过150亿元,至今股东超50家。
 
  对于这些互联网电动车企来说,资金、造车资质、落地生产、供应链管理,都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何小鹏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即使有了钱,造车的难度也比互联网创业要难10倍以上。
 
  尽管颇受资本市场青睐,在汽车的生产上,蔚来汽车也遇到了问题。近期有媒体曝出蔚来汽车面临量产交付问题。
 
  去年12月,蔚来汽车发布ES8车型时,李斌表示,这款车将在2018年4月开始首批交付,后来蔚来汽车又宣布调整到五月份交付。在5月18日的一次ES8试驾活动中,李斌表示6月内要交付550辆车。但据全天候科技获悉,从3月份至6月末,蔚来ES8市场零售交付总数在130辆左右。
 
  而蔚来的资金面也并非高枕无忧。李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的亏损将不止51亿元,并表示,蔚来汽车还不是一个成熟的公司,他更愿意称之为投资和投入,而并不是“亏损”。
 
  在汽车行业内,把出身于互联网科创公司或者其他非关联产业跨界从事智能电动车制造的入局者称为“造车新势力”,以区别于传统汽车企业。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的新势力企业超过50家,比较有知名度的是蔚来、小鹏、奇点、威马等。
 
  作为电动汽车的鼻祖,特斯拉一直面临资金和量产问题。今年8月2日特斯拉公布的2018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特斯拉净亏损为7.175亿美元,亏损幅度较去年同期扩大85.29%。加上第一季度7.85亿美元的净亏损额,上半年特斯拉亏损已超过15亿美元。
 
  同时,特斯拉也面临量产问题。自去年7月推出以来,特斯拉Model 3一直面临量产问题。最初特斯拉预计在2017年12月达到每周5000辆的生产量,在去年11月特斯拉将这个目标推迟到了2018年第一季度,后来再次推迟。直到今年第二季度末才成功实现周产5000辆Model 3的产能目标。
 
  对于特斯拉的中国门徒们来说,在大额融资之后,很快也将面临特斯拉遇到过的问题。
 
  1
 
  高端形象的代价
 
  7月28日,蔚来汽车的第七家体验店开业。该店位于上海市地标性建筑上海中心大厦,一层面积1300多平米。发布会现场,李斌详解了这家店面的来之不易,而媒体关心的是价格不菲的花销。
 
  蔚来汽车的销售模式类似于特斯拉,订单式生产、自建销售体系。目前蔚来汽车的销售体验店已经开到第七家,覆盖了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核心城市。蔚来的体验店一般都开在前述城市的CBD区域,比如长安街、太古汇、珠江新城等,这使得租金成为一笔大额支出。
 
  据悉,蔚来汽车在太古汇门店的投入约达8000万元,北京东方广场的年租金也预计在8000万元左右,上海中心的年租金至少要达到上亿元。以此推算,单七家门店的运维支出,每年将超过5亿元,而这一数字,随着蔚来汽车门店的增加而不断上升。
 
  特斯拉选择直营销售,并非标新立异,而是无奈之举。在《电动车战争》一书中,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表示,在电动车的早期发展过程中,汽车经销商因不擅长处理电动车售后问题而故意引导消费者购买传统燃油车,且经销商环节增加了消费者的购车成本,这间接导致了电动车的推广困难。
 
  而蔚来汽车却出于完全不同的考虑。李斌认为,中国汽车进口关税降低后,国外豪华车品牌如奔驰、宝马、奥迪等,在中国将更具备竞争优势,这会对中国的国产电动车形成压力。而提升品牌形象,就是蔚来的未雨绸缪。“一个品牌的高度是由最低的地方决定,不可能说我车卖得跟宝马、奔驰一个档次,然后其它方面比他们矮穷挫一节。”李斌说。
 
  从蔚来汽车选取地标性建筑开门店、豪华而颇具科技感的店面装修风格来看,蔚来汽车在营造一个高端汽车品牌的形象。
 
  值得一提的是,有来自蔚来汽车的消息人士称,未来该企业在店面方面的支出很可能会超过汽车核心技术研发方面的投入。
 
  “初创企业门店的投入不能单纯切割来看,他们一定是有过较为周全的计算,可以算作一种获客成本。”专注于汽车市场信息服务的跨国资讯平台J D Power中国区副总裁梅松林对全天候科技说。在他看来,如果网红门店能够带来口碑和客户,这种投入就不能简单称之为“刷存在感”。
 
  事实上比起令人咋舌的“形象投入”,去年蔚来汽车的新闻发布会同样大手笔,耗资巨大。2017年12月末,蔚来汽车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召开首款量产车型ES8的新闻发布会。这个场馆,也是贾跃亭的乐视超级汽车LeSEE首款概念车的发布地。
 
  8架飞机、60节高铁车厢、19家五星级酒店、5000名ES8准用户以及当红乐队 Imagine Dragons。这场耗资8000万元的发布会,一度成为科技记者朋友圈的刷屏事件,这一发布会,让这个电动车初创企业在赚足了眼球的同时也饱受质疑。
 
  ES8是一款纯电动7座SUV。基础版补贴前起售价44.8万,“代工厂”为江淮汽车,双方于2016年4月签署了约100亿元的战略合作协议,一期规划产能5万辆。
 
  比起定价颇高的新车,行业热议的还是换电模式。纯电动车目前普遍存在里程焦虑,蔚来汽车为解决这一痛点,为旗下产品提供充电和换电两种服务模式。换电是指直接为消费者更换充满电的电池组,可节省车辆自带电池充电的等待时间。
 
  罗兰贝格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吴钊告诉全天候科技,对于创业型企业,持续的市场的活力有助于增加对资本的吸引力,这或许也是马斯克一直“颇为高调”的原因。


上一篇:中国电信巨头在西方国家正常开展业务屡遭抹黑 -----下一篇:正要迈出导流步伐的互联网公司能否带来足够的震慑呢?